und

失败品

〔胜出|轰出〕沙棘蛋羹01

ooc      无逻辑         烂文笔
内有狗妖咔和猫妖轰
引起不适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能去死十分不好意思
这章轰总出场太少就先不打tag

16岁的少年,绿谷出久

少年一时兴起养了只狗

它叫

爆豪胜己

一般出久管它叫小胜

爆豪胜己是一只半岁的公狗

泰迪

不像其他泰迪有着毛绒绒又打得恰到好处的自然卷
他一身鸡窝一样的刺毛,谈不上扎手,就是有点不像寻常泰迪那样憨状可掬

不过在泰迪公认出色的某方面上,爆豪可是不逞多让

这半年来爆豪在出久家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他熟知这个家的地形

准确的掌握了出久的性子

在出久招待客人之际看似随意的跳到出久腿上补眠,对到来的客人宣布着对出久的所有权

晚上按时上床睡觉,看出久无奈的妥协

一起洗澡,出久从来都是温柔的抹去他身上的泡沫,洗完还会给他疏通开毛发

出久待他如心尖的宝贝

他待出久如没过门的媳妇

是的,媳妇

他之所以和其它泰迪不一样就是因为他不仅仅是只泰迪

他还是一只狗精

只不过尚还年幼加之又是第一次来人间游历幻化人型着实不方便

所以才出此下策来寻得个媳妇

他都计划好了,等他可以化型时就向出久盘出一切

最后就能抱得美人归

算盘打倒是的啪啪响

爆豪觉得自己美滋滋的小日子会一直持续

但是在早春的某一天

灾难降临了

7:30

“我出门啦!”

“汪汪!”

6:25

“迟了25分钟了,废久怎么回事”

6:26

“等到半点,不行我就去找找”

6:27

是去买东西了吧,今天可是打折日,叫他别去的”

6:28

“……真慢”

6:29

“还有一分钟,他不来我就去找他!”

6:30

“咔嚓”

“抱歉啊,今天回来晚了”           “汪汪汪!”

“啊对了,小胜,看 新伙伴喔”        

看着面前鼻尖微微发红,明显是急忙赶来的导致呼吸略微不稳却还是一面傻笑的少年,爆豪有点发愣

说什么……?

新伙伴?

这只猫妖吗?????

看着出久怀里揣着的瘦弱不堪大概只有足月的小奶猫

爆豪第一次感到了危机感





各位小天使们晚安喔,好困的(´-ωก`)

〔胜出〕情人节


复健作            被删重发

无逻辑          烂文笔             ooc

大小咔互换

16的少年们正在告白后的热恋期

26的青年们正在吵架后的吃醋期

可以的话请往下↓↓↓

先是小咔的场合

今天是情人节,一年一度的情人节

情人节这种东西啊,就是给小情侣恩恩爱爱的节日

每当这时候周围的气氛都弥漫着一股甜蜜的巧克力味

“真好啊,我也想有女生送的巧克力”

上鸣趴在桌子上说,切岛端来面条放在他面前

“醒醒吧你”

“啊…还说我,喂爆豪,你打算给绿谷送个什么礼物啊?”

爆豪夹菜的手顿了一下

“……哈?”

爆豪本来不怎么在意,他甚至不怎么想过,难道要他们和那些烦死人的情侣一样腻腻歪歪的一整天都粘在一起吗?

但是还是被上鸣的“你们的第一个情人节耶!”怂恿着去了欧尔迈特的周边店买了个等身玩偶

抱着玩偶站在宿舍门口,心里琢磨着待会见到了自家恋人该说点什么

‘情人节快乐’ 太正式了吧

‘送你的’ 简短过头了

“咔嚓” 门开了


“这里……是哪?”

不同于学校规整的宿舍一层,这里像一个温馨的家,映入眼帘的是客厅,浅棕色的柔软沙发,嵌入式的电视屏,在暖色调的灯光下放上几株绿色的植物做点缀

手中的玩偶不知觉的掉下,爆豪觉得自己肯定是走错了,雄英有这样的房间吗?

“哒哒哒……”从二楼的梯子上传来了声音

右脚划开弧度,弓起腰,手中的火花噼啪作响

“啊……是小胜吗?”

从二楼下来的是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还显得有些少年气的爆豪

爆豪把玩偶放在一边,仔细地打量着客厅

暖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像是渡了一圈毛茸茸的边

虽然小胜仍是小胜,但此时的小胜明显比十年后的他要更可爱啊

出久想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喂,废久”

“嗯?”

“十年后的我们也一直在一起吧?”

“啊……是啊”

“要去房间里看看吗?”


“这里是书房”

两边放置了两个装的满满的书柜,爆豪伸手摸过一排书架,发现根本就没有沾灰

“好多笔记……”

“因为我一直在记呢”


“这里是厨房”

“……欧尔迈特系列的厨具吗?”

“这可是限量版喔”


二层的最后一个房间,印满了鞋印和划痕的木门

“这里就是卧室”

两个衣柜紧紧贴在墙边,宽大的床,还有放在一边的欧尔迈特大头灯

出久坐到床边拍了拍被子

“你也坐啊”


“大概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和他的互换”

“啊……这个啊,大概是再几个小时吧”

“先不说这个了,你们现在到哪步了?”

“哈?”

“我想想啊……牵手?亲吻?”出久慢慢凑到爆豪耳边

“还是说……已经上垒了?”墨绿色的眼眸注释着极容易被撩拨起来的少年,耳畔被略微不均的喘息包围着,红晕从耳尖渐渐蔓延开来

猛地从床上跳起,晃悠到钟表下方

“开玩笑的,不过他们这个时候大概应该开始了吧”

“……什?”

转过头打断了爆豪的话

“你还不知道吧?我的敏感点”

“要不要试试?”

以下走链接

https://m.weibo.cn/5880415083/4139991552507886

虽然我的微博长的像僵尸号转发的也像僵尸号〔你









轰出胜大三角 互换发型梗

欧欧西         无逻辑             烂文笔             

可以的话请往下↓↓↓

谁也没想到轰会中了敌人的个性,那是一次外出实习,偶遇了抢劫的小偷,鉴于对方只是个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轰特意放轻力道,但却被小偷抓住机会偷袭了

电流从尾椎直奔大脑,身体不受控制的直直地往后仰躺下去,出久就在轰旁边,草草钳制住小偷后赶忙去看轰的伤情,手指相握的一瞬间,电流相通,从指尖传达到四肢直至大脑,被麻痹的身体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往旁边到去,最后失去意识之前模模糊糊看见了小胜匆忙往地这里跑来

“久……小久”睁眼看到丽日担心的面孔

“……丽日同学?”迷迷糊糊的从病床上座起来,揉了揉泛有阵痛的太阳穴

“你中了敌人的个性,不过问题不是很大……还是你自己来看吧”丽日转身找了把镜子递给出久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雀斑还在,大眼睛和圆溜溜的脸蛋,还有自己柔软蓬松的头发……

嗯????

这个好像要把手指扎穿的硬度是我的头发吗???

这个仿佛经历过炸弹轰炸的爆炸头是我的头发吗???

“这个是…………”

“你应该是和爆豪同学的发型互换了,其实这个还好啦……你看”丽日说着撩开了对面的隔帘,对面躺着还在昏迷中的爆豪

爆豪在昏迷中也是紧皱着眉头一副凶狠的样子,但等他醒来更让他凶狠的应该是他头顶柔顺服帖的头发,平日里毛毛躁躁的爆炸头一改常态正安静的散开在枕头上,做一个遵从重力的好头发

“绿谷醒了吗?”一道冷清的声音把绿谷从震惊中拉了回来,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轰端着两杯水进了门,他看起来身体没什么大碍,显然他也是着了那个换头型的个性,原本的直发变得卷了起来,打远处看就像是个许久没有修理的草垛子

“……噗”出久没有忍住捂住嘴小声笑到

“…………啊”对面的爆豪已经睁开了眼睛,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才慢慢起身

“你们那是什么头型?…………等等,镜子拿来”

不一会病房里传来了爆豪的怒吼

“这什么发型啊???!!”

啊大三角使我开心,怎么在lof里改字体啊,好像再粘贴过来

就不管用了?

酸奶布丁04

欧欧西           烂文笔          无逻辑           有私设人物

如果可以请往下↓




几天后,雄英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便寄到了研究所

出久拿着信件走回自己的房间

“哼哼,通知书到了那干脆犒劳我一下吧?”淤泥从脖颈伸出头在耳旁说到

“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啊”绿谷带着笑意的眼睛看向他,不难听出他很开心

待出久进了自己的房间淤泥又猴急的开始催促他

“快拆开快拆开,什么科目的?嗯?嗯嗯?”

“经营科,当初保送的时候就说好了的”拆都没拆开就直接把信件放进抽屉里

“真是的……哪里有英雄科帅啊”

“我本来就不适合当英雄,不仅没有好底子,而且个性也在磨合期,在英雄科反而是容易被看出端倪,我记的英雄笔记有十好几本,就只是个单纯喜欢研究英雄的高中生而已,这么讲进经营科不是很正常的事嘛?”绿谷坐在床上拿起书看了起来

“你……”淤泥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气鼓鼓的胀成一个球落在出久的兜帽中




很快,开学了

出久换上雄英高中统一的校服准备去上学

佳子在一旁看着他,淤泥在耳边帮他数着必带的东西

“洗漱用品”             “嗯”

“换洗衣物”             “嗯”

“你的书…”                 “嗯嗯”

“啊!还有你的”      

“停,只要你和我去了就没问题了”出久打断了淤泥像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的叨唠

“唉……只能在周六周日见到佳子小姐了”淤泥变出双手拉住佳子小姐的袖口开始对铃木撒起了娇

“请不要做这么幼稚的动作”出久把行李箱收拾好,转过头无奈的对淤泥说教

“只不过是住校而已,要是放的早还可以赶在门禁时间之前来找我,对了,出久,药瓶你要随身携带,我还不能离开研究所,所以在那里是一位叫做相泽消太的老师帮你进行每日的常规训练和照顾你的日常生活,他也是今年a班的老师,不过……”

“嗯?怎么了?”看着佳子小姐一脸诡异的笑容出久感觉后脊梁骨一阵发凉

“不,只是他比较懒,所以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去做训练”佳子耸了耸肩靠在门框旁

“每年选择住宿生的孩子不是很多,经营科的就更少了,几乎是没有,毕竟大都是商人家的嘛,所以你住的地方不是很新,也可以说是破的不行,所以晚上控制不住的时候淤泥你就压制住他,明白了吗?”帮已经准备好的少年开了门 自己让开身子

“本大爷还会治不住他吗?”淤泥探出身子,圆滚滚的样子搭上他欠扁的语气十分违和

“没关系,现在我已经控制的很好了”把淤泥按会兜帽里,拉起行李箱走了出去

“谢谢您,佳子小姐”出久转过头看向她

“没有您,我恐怕还做着白日梦呢”少年在阳光下笑得灿烂极了,风拂过他乱蓬蓬的头发,碧绿色的眼睛清澈的一览无遗,但是佳子在那一瞬间仿佛看见了少年那早已被撕的粉碎的梦想无声的哭泣

等门被关上后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出久你的梦想……已经完全消失了吗’

‘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第一天的课程可以说是十分无聊,经营科不像英雄科需要大量实战课程,也不像辅助科一天都埋在发明里,是比普通科还要悠闲的存在

出久趴在桌子上无聊的划着圈

“谁是绿谷出久?”门外伸出了一只手象征性的敲了敲门

“嗯?我是”出久迷迷瞪瞪的站起身

“我就是相泽消太,担任a班的班主任,这是a班的课程表,从明天起a班有体育课的时候你也必须到场”

“啊好……这是为了代替我的训练吗?”接过相泽递出的课程表折了一折把它收进口袋里

“算是吧,雄英的硬件设施你不拿来做训练可惜了”

“铃木她已经和你们班的老师打好招呼了,你按时来就行”





盾了

感谢看到这里

酸奶布丁03.5

欧欧西                烂文笔                 无逻辑               私设人物

可以请往下↓↓↓




铃木佳子,是隶属于雄英高中的个性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个

性是模仿,能把人的相貌声音甚至是细微处的习惯都模仿出


隔天,绿谷引子就出院了

而绿谷出久在其母亲的陪同下办理了长期休学手续

绿谷一家人也在之后的一周内搬离了原居住地




实验室内,三面都是纯白色的墙壁,一面是隔离玻璃

实验室内只有一名少年站在中央,周围尽是燃烧过后的灰烬

伸出手,从指尖开始蔓延火焰渐渐覆盖全身

“控制的很好了呢,出久”

室外,女子打开话筒出声对这训练做了总结,话毕,出久从训

练室走了出来

“好了,今天的训练结束,我已经帮你拿到保送名额了,但是

明天还是要去啊,不过这几天训练强度有点大,就让淤泥陪

你过考试吧”

闻言,从出久脖子处印出了个人脸模样

“我么?”

“你这几天净吃东西了,是该好好活动一下了”出久微微侧脸

点了点人脸的额头笑道

“我这是战略性储存能量!小屁孩懂个什么!”人脸一脸气鼓鼓

的反驳

“是是,今天想吃什么?草莓大福可以吗?”




隔天

出久穿着原校校服站在门口

直直地看着这栋建筑

看阳光下被照的金光灿灿这栋楼

‘英雄啊……’

直到

“喂,挡路了”

“嗯?啊,抱歉……小胜?”打算往旁边让让顺便转头道个歉

“……啧”爆豪看了他一眼就径直走掉了

“唉呀唉呀,夏天了反而脾气变得比原来好了?”扯了扯蓬乱的

头发摇了摇头也往里走去




“啊……2号吗?虽然有保送但还是不能太差吧?”拿着号码牌自

言自语到

“怕什么,有我呢”为了掩人耳目淤泥早在出久的右耳上渗出

一个黄豆大小的圆形当做耳环

“是是,有淤泥大人我就放心了”




“好的,26个,我们可以休息了吧?”出久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

被包裹住呈现一个巨大的锤子样的淤泥还在疯狂的砸已经损

坏的机器

“这到底和平常玩的打地鼠机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地鼠很可爱,这些玩意一点都不可爱,又不用

赔偿,就随便砸咯”

看见许多考生一脸惊慌的往前跑,再一转头就看见了那个0

分机器人和被重物压在下面正在呼救的少女

“……啊,淤泥,看后面,你想砸吗?”

“又多管闲事”

“拜托啦”

淤泥快速的缩回,紧紧包裹住出久的手

出久一个冲刺跑到机器人跟前

三下两下攀到肩膀的位置

“可以了!”淤泥喊到

双手贴在机身上,大量淤泥顷刻间包裹住了整个机器,2号考

场的所有学生都看见这台巨型机器人在淤泥的侵蚀下慢慢的

被捏至形变



“谢谢你刚刚救了我,我叫丽日御茶子,你呢?”

“我叫绿谷出久”



胜出可能会更的慢一点吧,最近沉迷玩娃娃

感谢各位小可爱看到这里♡

【轰出】论半夜吃宵夜的重要性03.5

欧欧西

烂文笔

无逻辑

女装梗,双向暗恋

绿谷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铅笔无聊的在笔记本上画着圈那是

轰同学的告白吗

虽然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应该是觉得开心的吧

但是……

轰同学值得有更好的……

像我这种……

把头埋在书本里不再胡思乱想

“绿谷,今天放学后有时间吗”轰站在绿谷桌前

“嗯?”只露出一双眼睛悄悄看着他

“啊……想约你出去,可以吗?”

“当 当然可以”猛地抬起头,绿谷觉得自己现在肯定是从耳尖

红到脸颊

“太好了”轰嘴角压不住的往上翘,笑意挡不住的从眼中流出


转过头不敢看轰的表情

轰同学,长的帅,笑起来也这么撩人啊


绿谷拿了一件淡绿色的T恤,穿了个六分牛仔裤站在门口望


“抱歉啊,来的有点晚”轰小跑着过来

“我也刚到……那我们去哪?”

“跟我来”拉过对方的手,绿谷紧紧跟在他身后

二人穿过小道,穿过丛林,越过防护栏

扒开一片灌木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游乐园

一个空无一人的游乐园

“嗒”

所有的设备慢慢回复了运转

轰转过身,单膝跪地

手握住绿谷的右手

摩擦着右手的伤口 抬起脸问他

“绿谷,你愿意和我一起在12点登上摩天轮的最高顶点吗?”

“我愿意”声音略有一点沙哑

二人在草地上相拥热吻

辗转厮磨,缠意绵绵

轰弹掉沾在绿谷头发上的杂草

拉起躺在草地里的人

“走吧”

“这是属于你的游乐园”




停一停我要下车【bushi】

大概下下次就能开车了

想是露背毛衣,但是幼体也很棒【住手】

给看到这里的小可爱比心心♡


每次都忘emmmmmmm

【胜出】魔女和他的猎人

欧欧西

烂文笔

无逻辑

@奔向夜晚的晴空 小可爱的点梗

欢迎来评论区点梗

“猎人”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爆豪站在一片麦田之中

“我 的 ”

环顾四周,微风吹拂,偶尔有一两只鸟飞过

“我 的 猎 人”

双手拂过麦穗,粗糙的手感从指尖传达到心脏

“ 我 的 猎 人 ”

有一个人,看不清楚,伸出手去,突然落空

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啊……”

闭上眼睛却再也睡不着了

满脑子只有那个人

那个混账

到底和他是在什么时候相遇的

是那次在画室

无意间闯进来,春风把窗户吹出了花,阳光大片大片的洒下

来,他正在阳光下画画,阳光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

边,他一脸疑惑的样子看向自己

那张脸,记了一辈子

还是那次在魔法药店

去采集必备药品结果看到了他,他正使劲伸手往比他高一头

的柜子里拿药瓶,看着那头毛茸茸的绿藻着急的晃来晃去就

不自主的出手帮了他一把,看他一脸感谢的回过头对自己

说“谢谢啊”

那句谢谢 让自己三天没睡好觉

到底是那个啊

到底也是不重要的了

“啊!爆豪先生,请不要在树上睡觉!”

“吵死了,要你管”

“什么嘛,脾气好大喔,快下来吃饭啦”

“不饿”

“欸———,那我和弟弟吃啦?”

“啊,随便吧”

再次陷入回忆当中

当时大概是和他恋爱了吧

一起吃饭

一起睡觉

一起洗澡

看他在画室画画

陪他在药店找药

一切仿佛是在做梦

太美好了

“……爆豪,这活你应该熟,这次我们要找一个魔女,说是魔女

其实是个男的,对方给了个大数,赚到了这辈子都不愁啦!这

是提供的那魔女的样貌……”

爆豪死死地盯着那张纸,同伴的话早已听不见了

已经泛黄破角的通缉令上印着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像

他的恋人,绿谷出久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身体碰撞到后面的柜子,

药瓶和书本一个接一个掉下来落成一堆

“……和我做”

“然后杀了我……”

“嗯啊………快”绿谷坐在他的身上

“小胜……爱你…好爱你”绿谷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呜呜呜…………你是……呜呜我…的”双手抵在自己的小腹上,身

体快速的上下摆动

“你…你是我的……永远…………”

结束了,用匕首刺穿了心脏

空气粘稠的仿佛凝固了,屋子里弥漫着死人的腐臭味,那是

魔女的气味

爆豪抱着死去的恋人

一脸麻木

尸体还有刚刚欢爱过的痕迹

砍下了魔女的头颅

剥皮抽筋

把骨头研磨成粉装进撒有兽人血的坛子里,用兽皮做盖子,

用浸泡过兽血麻绳封好,用上好的羊脂膏油涂抹瓶身

这样魔女就是真正的死亡

不会转世

不会有灵魂逃脱

真真正正的死亡

即便是这样,他还是留下了孩子

那是

在仓库的犄角旮旯发现的

一个泡在瓶子里的男婴和女婴

“爸爸!我们是怎么来的?”

“我种了个种子,春天发芽,夏天开花,秋天结果,冬天枯萎,

然后你俩就出来了”